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科技

雷/《寄生上流》隐藏议题-思觉失调症患者的无形压力

来源:新闻网 作者:导演 2019-08-24 11:14:17
雷/《寄生上流》隐藏议题-思觉失调症患者的无形压力 图文/少女凯伦 韩国电影《寄生上流》探讨低阶层社会的人士,为了生存不惜以诈骗手法进入上流家庭,并一再假冒身分,绝大部分的人注意到的是「因为有钱所以善良」、「钱可以烫平一切」,这样的阶级议题,而我看到的是那隐晦又苦痛的「思觉失调患者」的苦痛,与整个社会环境是如何让他们「失控」。 孩童画作隐喻地下室象徵思觉失调 先了解思觉失调患者的症状吧,根据台大医院精神医学部医师表示,当大脑神经失调,「人的思考和感觉,就可能变得异常,出现奇怪的想法或异样的感觉」,会出现的症状包含「妄想」、「幻听」、「看到别人在交谈,就觉得是在讲自己的事情」、「表情淡然」、「社交退缩」,发病症状除了遗传之外,心理素质和社会环境因素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,比如「经历重大压力事件之后」、「缺乏家庭或社会支持的人」,可能较容易发病。 在这部电影当中,第一次提到思觉失调的关键画面是在洁西卡首次到豪宅家中,教完小儿子多颂之后,带着画作走到厨房与女主人朴太太的对话,「你看图片中右下角,有奇怪的黑暗形状,那就是思觉失调症的现象」,由洁西卡先带出这个议题,并指出「右下角」关键场所。 看过电影的人会知道,真正寄生的,不单单是表面上的金家人,而是地下室深处的管家另一半,因为投资失败、欠债逃跑,被女管家带到地下室寄居,居住的地方没有阳光,他生活的地方就是一张床和书桌,关键的是在灯具开关旁周围,他贴上了男主人朴先生的照片,嘴里会时不时喊着「谢谢你照顾我」、「我尊敬你」,这些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可能很奇怪的举动。 他,就是在这部电影思觉失调症的代表人物之一,症状就符合精神医师界定的几个徵兆 1.经历重大压力事件、缺乏社会支持:开店投资倒债 2.社交退缩:看到金家人吓到,老婆一直安抚他、强调金家人是好人 3.幻觉:对着朴社长的照片喃喃自语、幻想对方是伟大的资助者 阶级是相对的,永远有人比你更悲惨 而这位寄居者,也是最后先忍受不了情绪,拿着菜刀「大开杀戒」的人。寄居者冲出地下室,到明亮社会的第一个杀害目标是男主角金基宇,产生暴力行为,再来拿着刀闯进上流社会的社交场所,但他杀的不是那些高贵亮丽的富家人物,反而是欺负他们的金家女儿金基婷,可以显示「怨恨的积累,不是绝对值」。 这里我想传达的是「阶级是一种相对」,对于他者的理解与同理心,往往是我们所忽略的,因而在许多状况,谁都容易成为之上而忽略其下。在这一段当中,寄居者是之下,金家人是之上,即便他们也处在社会底层。 但我想观众最意外的,应该是最后抢刀去砍杀朴社长的金基泽,新闻也将此事件定调成「随机杀人」 到底发生什幺事了?你想过吗,为什幺他会走上这一步? 大多人第一直觉可能是「气味的越界」,在深夜的客厅里,躺在沙发上的朴社长与太太,无意间最真心说出,金基泽身上有股味道,本人就藏在桌底下亲耳听到的莫大羞辱;陪朴太太出门,返家在后座不经意的捏鼻子;或者,在关键时刻,朴社长去拿车钥匙还不先顾及生命安危,又捏一次鼻子,种种举动让金基泽备受歧视。 真的这幺单纯吗?我认为不是。 我认为金基泽也患了「思觉失调症」,让我们再回忆一下患者症状「看到别人在交谈,就觉得是在讲自己的事情」、「经历重大压力事件之后」、「缺乏社会支持」、「常有别人处处针对自己的念头」及「表情淡然」。 这三点就在金基泽身上也发生,金家人在豪宅家大吃大喝狼狈离开时,下着大雨,金家地下室的房子被大水淹了,只能睡在体育馆一晚,从回家收行李到醒来隔天接到朴太太电话,金基泽是完全没有表情的,再把时间往回拉一点,其实从开始组装披萨盒被老闆嫌弃折的很差时,就已经没有表情了,心中也已经埋下怨恨。 淡然的眼神,其实是受到不公平对待时,都会出现 第二个明显的表情木讷,是在大雨隔天,金基泽被朴太太叫去採买时,朴太太一边讲电话,一边提到「还好昨天雨下完了,今天可以好好办派对了」,这句对金基泽而言完全是一种伤害,因为家被淹了没得住,衣服也只能从杂物里随便挑一见,没想到太太还补枪用手捏鼻子,这让人感到被歧视。 种种为了生存不断打零工也被倒债过等压力因素,再加上气味、淹水与社会不平等对待的事件,最后朴先生无意间捏鼻子遮挡气味,金基泽更加深认为,「别人都在针对他」,那瞬间眼神大转变、失控拿刀杀人,种种迹象都显示了,金基泽已经有思觉失调症。 太太头上的灯延伸往下的深处,就是摩斯密码发出的地方,相对位置在庭院往内看的右下角。 另外是地下室的意涵,寄居者会从底下用头撞按钮,让灯闪烁发出摩斯密码,从线路向上对比室内格局,再从庭院往内看,地下室就在整个房子的右下角,符合剧中对思觉失调症患者隐藏的迹象「画作右下角」的黑暗处,因此住在裏头的寄居者的确就是思觉失调患者。 那,他们怎幺不求救? 渴望被了解!思觉失调患者被忽略的求救 其实寄居者们发出的摩斯密码,就是在求救,却依照接收讯号的人,获得不同对待,在剧中有三种人 可以理解但无法帮忙-多颂 「多颂是童子军,他一定看得懂我的讯号」,这是寄居者的渴望,而多颂的确在庭院搭帐时,就有解读到「求救讯号」,但因为年纪还小,不知道该怎幺帮。代表现实社会那种,知道对方可能需要帮忙,但是却还是没有伸手协助。 接收到讯号但不理解-朴太太 当灯多次闪烁时,朴太太只说「这个灯好奇怪,会自己乱闪」;这代表看不懂讯号的人,错失察觉异状,去深入了解的人。 愿意理解也愿意帮忙-金基宇 故事的最后,金基宇病情好转,下雪天跑到山上用望远镜观察房子,也发现灯的闪烁,便以纸笔写下来,在捷运上解读。「我相信每天发出去,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」,这便是患者渴望他人理解,每天都以微小讯息来求救的行为,而金基宇也发现了爸爸躲到了地下室,发愿如果成为有钱人,要买下房子,让爸爸可以走上来。这类型的人就是在社会中,愿意理解患者,也愿意帮忙的人。 思觉失调患者其实非常渴望成为一个所谓的「正常人」,因此当没有人看懂讯号时,寄居者便一直撞头,撞到头破血流;故事最后金基泽躲进地下室,那个其实也印证了地下室是思觉失调患者内心的依託的论点,金基泽的确患病了,而自己也不知道怎幺办才好。 「她真的是好人,只是她踢了我一脚 」 这句话是管家太太死前,对寄居者说的最后一句话,也让寄居者发了疯似的开始撞墙,是的,如果我们好人当到底,不会突然抽手或离开,也许社会会逐渐进步,并且更有同理心吧。 从画作、地下室到摩斯密码,其实可以解读出《寄生上流》不单单只是一步阶级探讨的电影,背后还想告诉社会大众的是,思觉失调患者就正处在社会对待不公平也没人愿意理解的环境中,也就像影片中那幺隐晦也没人发现的议题,若我们选择正视问题并且给予关怀与协助,那幺这个社会的随机杀人事件,会否减少,不让悲剧再发生呢?
(责编:导演)

本文由http://www.selluseddrums.com/keji/171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下一篇:欧洲政经:预期欧元区在12个月内解体的人数比例升至38%--投资者调查上一篇:欧洲股市:收高,摆脱意大利银行股大跌影响